首页 >> 中国法制可笑

时时彩宝宝计划免费版: 第1388章:小舅舅的眼泪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夏初初怔愣了几秒之后,反应过来。

这湿润……是小舅舅的眼泪吧。 他哭了。

他竟然……流泪了。 她从来没有想过,会有这么一天,小舅舅抱着她,埋在她的脖颈间,流泪了。 他是有多无奈,是有多伤痛,是有多不舍,才会在她面前,展现了他的脆弱。 可他明明都忘记了,不是吗?就算他再次的爱上她,这么短的时间内,他能爱得有多深,多炽热?可这滴眼泪,却是说明了一切。

夏初初也闭了闭眼。 她说道:“好好照顾自己吧,小舅舅,不是总要担心我,你的身体,负荷着那么大的工作量,也要劳逸结合。

尤其是,我还给你带来了海城项目这样的大麻烦。

”说完,她推开了他。

她甚至都没有去看他的眼睛,任凭脖颈间的凉意还残留着,转身就走。 多余的话,不能说,不要说。

就这样,挺好。 多一分则嫌腻,少一分,则太过疏离。

厉衍瑾望着她的背影,脚如同钉在原地,迈不出去。

他的眼眶是湿润了,眼角微微发红,像极了夏初初以前受了委屈掉眼泪的样子。 但不同的是,他的泪,却是如此隐忍,克制,不能放纵自己嚎啕大哭。

男人,还是该顶天立地,情绪到了一个极致点,到了一个无法收回的时候,他允许自己懦弱。 但不允许自己一直懦弱。 即使他再想发泄,再想把心里悲伤的情绪给疏散出来,但是他不能这样了。 俗话说,男儿流血不流泪。

他现在是到了绝对伤心的时候,但是……“砰”的一声轻响,夏初初把书房的门关上了,身影也彻底的消失在了厉衍瑾的视线里。 他怔怔的站了好一会儿,最后转身坐进了沙发里,摸出香烟,慢慢的抽着。

烟雾袅袅升起。 夏初初回到房间,怔怔的站在门口,也没想着去关门,整个人都是恍恍惚惚的,阿诚忽然过来了。 “夏……呃,初初。

”阿诚还是改变不了称呼的习惯。 夏初初回过神来,转身看着他:“阿诚,你来了啊,进来吧。 ”“那个……我……”夏初初直接伸手把他给拉了进来:“你什么你,我知道,你没有出卖我。 ”“你特意叮嘱过我,除了你和慕先生,其他人我都不能说实话,我都一直谨记着。 ”“嗯,还好我路过,及时的赶去了,我怕晚一点,他会用其他的什么办法,让你开口。

”阿诚回答道:“厉先生估计是察觉出什么来了,但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,你怀孕了吧……”“嘘。 ”夏初初连忙竖起食指放在嘴边,“后面那句话,什么情况下,都不能随便说。

”“好。 ”“我继续整理东西了。 ”“我帮你吧。

”阿诚说,“不然,我怕等会儿又遇见厉先生,我……怕会有突发状况。

”“也行。

”夏初初点点头,“就这样吧。

”夏初初整理到了晚饭时间,才收拾得七七八八。

她看着自己面前的大箱子,拍了拍手,长松了一口气:“行了,差不多搞定了,吃饭去。 ”然而,晚饭的时候,餐桌上的气氛,也是沉闷而低迷。 厉妍一直都在叮嘱着夏初初,要做点该做的事情,好好学习,和同学之间要相处好……和每一个母亲一样,厉妍很担心夏初初。

夏初初一直都点头应着,很乖巧,也没有贫嘴。

厉衍瑾自始至终的都慢慢的用着晚饭。

这一晚上,各怀心事。

夏初初洗完澡躺在床上,失眠了。 一想到明天要走,她不是不舍,而是觉得,人生艰难,她很委屈。

可这份委屈,无人诉说,她要自己一个人承受着,为了这个孩子。

同样的,厉衍瑾也失眠了,可是,又有什么办法?*第二天。 阿诚和佣人,帮忙把夏初初的几个大箱子,从二楼提到了客厅。

夏初初跑去吃早餐了,厉衍瑾下楼的时候,看见客厅里整齐摆放着的大箱子,心里一沉,却什么都没有说。 吃完早饭,夏初初就要去机场了。 她还顺便接了安希的一个电话,而且破天荒的吃了很多早餐,比她平视的量要多一倍。

管家走到餐桌前,恭敬的说道:“夫人,小姐,车已经备好,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,小姐随时都可以出发去机场了。 ”夏初初应道:“好,谢谢。 ”“不客气的,小姐。

”厉妍看着一边一直沉默寡言的厉衍瑾:“我就去送初初了,衍瑾,你公司忙,你还是公司吧,不耽误你的时间了。 ”夏初初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面前,心一下子跳得很快,等待着他的回答。 “可以。

”厉衍瑾低沉的声音响起,“那么初初,我就不送你了,一路平安。

”夏初初很快也回应了他,扬起笑脸:“好,没关系,工作要紧,再说,来日方长,我只不过是去留学,早晚会回来的。

”“嗯。

”夏初初没敢看他,起身走了。

厉衍瑾看着面前吃了一半的早餐,继续气定神闲的,慢慢的吃着。 客厅里一阵嘈杂声过后,恢复了安静,但是随之响起的,是轿车发动机的声响。

再然后,整个厉家,都变得无比的安静。 厉衍瑾,也放下了手里的筷子,抽出纸巾,优雅的擦着嘴角。 他忽然扬声喊道:“管家。 ”管家一听他的声音,立刻就往餐厅里赶:“在的,厉先生。

”“他们都走了吗?”“是的,夫人去送小姐去了,都走了。

厉先生,您也该去……”“把车钥匙给我。

”厉衍瑾说,“我自己开车过去。

”“是,厉先生。

”管家也不知道,为什么厉衍瑾会突然要求自己开车去,但是都这么说了,他一个管家,不能多问。 厉衍瑾拿到车钥匙,起身离开。 其实,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都是轻飘飘的,每走一步路,都感觉像是踩在棉花上,绵软又无力。

夏初初走了。

再次相见……也不知道何时。

但是他很清楚的知道的是,再次见面,他和夏初初,就是如同陌路了。 最熟悉的,陌生人。

标签:中国法制可笑,里手游,艺术工作者的